首页 > 醫案心得 > 血府逐瘀湯治夜間煩熱

血府逐瘀湯治夜間煩熱

□ 杜昕 河北省中醫院 袁紅霞 天津中醫藥大學

第四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傢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黃文政教授,從事中醫內科臨床50年,尤擅長內科雜病。今總結其治療一夜間煩熱案如下。

患者於某,年逾花甲。夜間煩熱,不能成寐2月餘。因丈夫新喪,晝夜悲悶,心中忿鬱。近日出現臍腹夜間煩熱,自述覆被熱,揭被涼,夜間輾轉不能成寐,白日卻心平身涼。兼有心悸、氣逆,口渴但欲漱水不欲咽,舌紅紫邊有瘀斑,脈弦。此乃肝鬱日久,血瘀氣滯,結於胸中,故稱燈籠熱是也,處以血府逐瘀湯原方:桃仁10克,紅花10克,當歸10克,生地10克,赤芍10克,川芎10克,柴胡10克,桔梗10克,枳殼10克,牛膝10克,甘草10克。14劑,水煎服。

二診:前證悉減,氣逆明顯,舌紅邊有瘀斑,脈弦。前方加肉桂3克。14劑,水煎服。近一月後,患者欣然來告,服藥後自感體舒,故自作主張加服上方14劑,現覺諸證均止,來請為治心悸。

按:《醫林改錯》有“身外涼,心裡熱,故名燈籠病,內有血瘀”的論述。本例患者夜間臍腹煩熱,但體溫正常,位置偏下,雖非血府之位,仍仿血府之治以活血化瘀。蓋血為陰,夜亦屬陰,夜間病邪稟助於自然陰氣,故血病常發於此時。且肝藏血,司情志,主動主升。《臨證指南醫案》曰:“肝體陰用陽,其性剛,全賴……血液以濡之……則剛勁之質得為柔和之性。”瘀血內蘊,陰血失其暢達,影響肝用,故煩亂、氣逆。或有言本案夜間懊惱煩熱,梔子豉湯證也。然則煩熱、舌紅苔黃、脈右寸關滑數、有外感史者,病在氣分者,宜梔子豉湯;夜熱不能覆被、舌紅有瘀斑少苔、脈細或澀,病在血分者,宜血府逐瘀湯。觀其脈證非氣分之火勝,故臨床不能一見發熱即用苦寒清涼之品,病邪反為涼遏,且藥力不達病所,必效微。二診於病去四五分之際,加用肉桂3克以引火下行。諸藥合用,既行血分瘀滯,又解氣分鬱結,活血而不耗血,祛瘀又能生新。合而用之,使“血府”之瘀去而氣機暢通,從而諸證悉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