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醫案心得 > 三脈同診救危癥

三脈同診救危癥

□ 雷鳴 湖南省常德市第二中醫院

患者邵某,男,63歲,農民。2009年3月21日上午在田間勞作時突發呆滯不語,約十分鐘後又似乎清醒,而回傢休息,時而煩躁,時而抑鬱,漸至神志欠清,先後前往多傢中西醫院住院治療,診為“重癥病毒性腦炎”,予抗病毒、抗感染、降顱壓,經10多天治療無效,且陣發性角弓反張,呼叫不休,而予以抗癲癇(多次註射鎮靜劑巴比妥類藥物),及糾正水電解質平衡與對癥治療,未見效,意識障礙加深。4月3日,湘雅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勸其傢屬放棄治療。4月11日,延請湖南省名中醫、常德市第二中醫院吳忠文前往傢中診治。診見:神昏譫語,顏面似潮紅,雙眼及牙關緊閉,頸項強直,四肢強直抽搐,腹脹拒按,小便失禁,已數日未見大便。舌紅,腐膩苔,寸口脈細數,切雙趺陽脈滑實有力,雙太溪脈稍微有力。即曰:“胃腎二氣尚存,可救。”遂收入院。入院診斷:春瘟,證屬痰火擾神,濕濁中阻。

吳忠文認為,患者神昏乃溫熱癘毒入裡,毒火灼液成痰至清陽不升,濕濁中阻病入衛氣之間,治當首先運轉中州以除濕豁痰,開竅醒神,擬三仁湯加減。處方:杏仁12克,豆蔻仁6克,薏苡仁15克,通草10克,厚樸15克,竹葉8克,滑石15克(佈包),甘草3克,膽南星8克,法半夏10克,水牛角25克,石菖蒲8克,鬱金12克,連翹15克。連服2劑,咳吐黃綠濃痰一次。患者神志稍清,問而能答,但不知所雲。

會診所見:小便失禁,大便已8日未解,腹脹拒按,可見腸型,餘癥同前。舌紅,苔黃燥少膩,寸口脈細數,趺陽脈滑實,太溪脈微有動。經治見中州運轉已啟動,但見其邪有化燥之勢。以小承氣湯通腑祛邪,使癘毒隨便而去。處方:枳實12克,厚樸20克,生大黃8克(後下),12小時連服2劑,得大便,下燥屎2次,腹脹拒按緩解,腸型消失,神志較前轉清。續予三仁湯加減,方同前。共服6劑,患者咳吐濃痰由黃綠轉白,神志明顯清醒,但渴而喜冷飲,飲食漸進。舌紅,苔薄黃少津,寸口脈滑,趺陽脈似浮滑稍有力,太溪脈緩而有力,此乃胃氣已振,腎氣漸復。

再次會診,吳忠文曰:“至此,活矣。”溫熱癘毒雖大除,但熱毒已耗液傷津,故見渴喜冷飲。擬竹葉石膏湯合越鞠丸清餘熱兼解痰火濕鬱。處方:竹葉12克,生石膏15克,法半夏10克,白泡參15克,炙甘草6克,麥冬12克,炒梔仁8克,鬱金12克,湘曲15克,川芎10克,水牛角20克,粳米一勺(註意火候,米熟湯成)。共服9劑,能自進食,二便如常,但仍渴喜冷飲,多食易饑,續擬中醫方補氣生津,清餘熱而救治成功。隨訪至今,無後遺癥,無復發。

按:《黃帝內經·素問》曰:“人有三部,部有三候,以決生死,以處百病,以調虛實,而除邪疾。”《趺陽脈學·下篇·斷疾病預後》曰:“診趺陽脈對疾病預後起著決定性判斷作用,有著預測吉兇生死之重要性。”三脈診法是以診寸口脈候臟腑病變,診趺陽脈候胃氣,診太溪脈候腎氣。三脈同候多用在寸口無脈或觀察危重病患者時運用。若寸口脈微弱,但趺陽脈有力,示胃氣尚存,有救治可能;若無,則胃氣絕,難救。而太溪候腎氣,先天之本,存則若樹之有根,無則根斷,難救。臨床實踐證明,危癥三脈同診有生死相關的診斷意義,是中醫臨證時決斷生死,救治危癥的一大優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