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資訊 > 中藥配方調劑員吳昊:可以“蒙眼識藥”200多種

中藥配方調劑員吳昊:可以“蒙眼識藥”200多種

​​  看藥方、抓藥、稱藥、分藥,10分鐘不到,7帖中藥、20多味草藥已經開始打包。在靜安寺附近的雷允上藥城本草堂配藥部,中藥配方調劑員吳昊行雲流水般完成瞭這一套動作,在不過幾十平方米的小天地中,這套流程每天要重復近600次。看似簡單地“抓、稱、分”卻讓這個1988年出生的姑娘在行業內小有名氣,江湖人送外號“一抓準”。

  “練這個技能主要是為瞭提高配藥效率,減少顧客等待時間。”吳昊一邊向記者解釋,一邊忙活著手上的工作,隨手抓起一把藥材便能基本接近處方所需劑量,平均分配完每一副劑量,秤盤中顆粒不剩,整個過程中沒有一次增減。看瞭幾個回合,記者終於領教到這位“一抓準”的厲害。

  師父說“她比我厲害瞭”

  秋季是中醫理論中的養肺潤燥時節,雷允上藥城平均每天要配出400張處方,超過4000帖藥,一班12小時,每一位配方員要配藥400帖左右,而吳昊可以配藥近600帖。

  “她已經比我厲害瞭。”雷允上藥城副總經理卞曉萍說,吳昊2007年就跟著她做徒弟,一開始一張方子要配45分鐘,而現在為最復雜的藥方配藥也不會超過15分鐘。

  不過,“一抓準”不是一日之功,除瞭對藥材重量有著精準的把握,這背後還有很多功夫。在雷允上藥城的配藥房,密密麻麻的格鬥裡裝著近千種中藥飲片,為提高效率,吳昊還練就瞭一身“活地圖”的本事,能夠快速準確定位不同藥品的格鬥位置,隨便站在配房間的任何地方,身旁身後有哪幾種藥,分別在哪個位置,都能準確定位。

  “能做到這些我大概花瞭5年時間。我隻是願意多花心思去琢磨,學得並不算快。”面對贊嘆,這位年輕的姑娘笑著說。

  通過“藥路”審核處方適宜性

  在中醫行業有一種說法,一名好的醫師,還需要一名好的藥工,這樣病人用藥才能取得好的療效。吳昊說,雖然配藥工作看起來簡單重復,但中藥配方調劑從審方、計價、配方,到復核、發藥的每一個環節,都需要從業人員全面的專業知識和嫻熟的崗位技能。

  以中藥審方為例,不僅是審核處方的規范性,還要通過“藥路”辨別病人的病癥,審核處方的用藥適宜性。中藥名字的一字之差,功效可能差之千裡。比如麻黃的功效為發汗解表,麻黃根則是止汗;米仁用於化濕,棗仁的功效則為安神。如果醫師所開藥方出現一些筆誤,或筆跡難以識別,配藥工就需要通過藥方整體的功效,來做出甄別和判斷。因此“一抓準”不僅是劑量上分毫不差,藥品本身也不能有任何問題。

  此外,很多中藥有著非常相似的外觀,一旦混用療效則不同。比如玫瑰花行氣解鬱,常飲能美容養顏,但月季花則主要用於活血調經。秉承著對病人負責的態度,喜鉆研、愛琢磨的吳昊進行反復練習。“一開始我也辨別不好,為闖過這一關就反復練習,眼睛花瞭就用鼻子聞,嗅覺不靈敏瞭就用口嘗。”她曾嘗過黃連,結果喝瞭2個小時的水那個苦味也沒有消散。

  但通過日復一日的練習,吳昊可以識別600多種中藥飲片,甚至可以“蒙眼識藥”200多種。卞曉萍說:“現在她已經有瞭一大批忠實粉絲,很多老顧客來店裡都指明吳昊抓藥。”​​​​